您的當前位置: 首頁 > 信息公開目錄 > 其他公開信息 > 法制問答
流產孕婦精神撫慰金認定以案釋法案例
字體大小:
?;な恿ι?/span>
來源 司法局 發布時間 2019-07-01
主題分類 法制問答 文號

【案情介紹】2016691337分,原告張某乘坐候某駕駛的小型轎車沿海門市人民路行駛至五一路時,與被告金某某駕駛的小型轎車沿人民路掉頭時發生碰撞。事故造成原告張某身體受傷和腹中的嬰兒受傷,張某被診斷為晚期先兆性流產。經海門市公安局交通巡邏警察大隊認定,原告張某不承擔事故的責任,被告金某承擔事故全部責任。

【法律分析】 本案涉及的是孕婦因交通事故導致流產后,能否主張賠償精神撫慰金的法律問題。根據《最高人民法院關于確定民事侵權精神損害賠償責任若干問題的解釋》第一條規定:自然人因下列人格權利遭受非法侵害,向人民法院起訴請求賠償精神損害的,人民法院應當依法予以受理:(一)生命權、健康權、身體權;(二)姓名權、肖像權、名譽權、榮譽權;(三)人格尊嚴權、人身自由權。但是司法實踐中,因身體受到傷害要求賠償精神撫慰金一般都要達到傷殘標準。本案律師為此認真研究《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人身損害賠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》后認為,根據《解釋》規定和立法精神,身體構成傷殘并不是適用精神損害撫慰金的唯一標準,而應結合案件事實綜合考量。精神損害的賠償數額是要根據侵權人的過錯程度、侵害的手段、場合、行為方式、侵權行為所造成的后果、侵權人承擔責任的經濟能力、受訴法院所在地平均生活水平等因素確定。

【調查與處理】 江蘇清竹律師事務所收集案件相關證據后,立即擬定起訴狀幫助原告張某向海門市人民法院提起訴訟。海門市人民法院組織事故雙方及相關保險公司進行調解,因保險公司不同意向原告賠償精神撫慰金,雙方調解未果。為明確流產對原告造成的身體傷害,律師建議原告過一段時間對體內的解脲脲原體核酸、沙眼衣原體核酸再次檢查后再提起訴訟。201758日原告再次向海門市人民法院提起訴訟,2017622日,海門市人民法院開庭審理該案。原被告雙方就爭議焦點誤工費、精神撫慰金進行了辯論。  原告律師認為:被告保險公司對原告誤工存在異議,但未提供相關證據證實,原告庭審中提供的勞動合同、工資明細、誤工證明、單位收據足以證明原告的誤工損失。對于精神撫慰金,原告張某因交通事故流產,失去的是即將面世的嬰兒,是一條生命;同時,原告檢查出解脲脲原體核酸檢測呈陽性,對今后自身的身體、懷孕及胎兒的生長甚至生存均有一定影響。原告生活于農村,無論是“膝下必有子”的農村大環境,還是“兒孫繞膝”其樂融融的生活渴望等多方面,事故發生對原告家庭的生育權、未來的生活質量均具有很大影響,必然給原告及其家人帶來精神痛苦。故請求海門市人民法院支持原告的誤工費、精神撫慰金的請求。而被告則認為:原告在交通事故中所受到的傷害未達到傷殘標準,要求支付精神撫慰金無事實與法律依據,不同意支付精神撫慰金。  海門市人民法院經審理后認為,原告在交通事故中所受到的傷害雖未達到傷殘等級標準,但其失去孩子造成的精神上的痛苦并不亞于傷殘,并且本次交通事故對其今后的懷孕、生產帶來一定的風險,故判決被告賠償原告醫藥費7396.95元、伙食補助費162元,營養費600元、護理費6230元、誤工費12600元、交通費600元、精神撫慰金10000元、車損800元,合計38388.95元。

TOP】 【球队队徽】 【關閉窗口